www.byfy.gov.cn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法学研究


法院应否主动对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进行审查
  【发表日期:2017年8月16日  共浏览237 次      【字体:  】 

【案例】

王某居住的院落与李某居住的院落相邻,双方因排水纠纷关系不睦。2013年6月5日,李某及其妻高某自行用铁钎等物品将王某自建的一堵影响排水的坝坎拆除。王某与其夫付某听到响动,上前辱骂并阻拦,王某上前夺李某手中的铁钎,高某上前撕扯王某的手,在抢夺铁钎过程中,李某打王某胸部一拳,王某受伤并倒地。王某受伤后,当日到县中医医院就医并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左前胸外伤,胸前臂浅表损伤”,次日出院时诊断为“胸痹、痰瘀互阻”。王某支出门诊医疗费926.73元、住院费3386.34元、器物费18元。2013年6月7日至22日,王某在县人民医院住院就医,出院时诊断为:“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不稳定型心绞痛、心脏不大、窦性心率、心功能Ⅱ级、冠脉造影术后、3级高血压病(极高危组)、2型糖尿病”,支出医疗费7966.43元。2013年6月9日,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书,鉴定结论是“王某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属不构成轻微伤”。

【评析】

本案的难点在于法院有无职权对受害人治疗的合理性与必要性主动审查。针对此问题存在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法院不主动进行审查。只要受害人能证明遭受损害,并有医疗费损失,赔偿义务人就有义务赔偿,除非赔偿义务人能够证明治疗不必要或不合理。赔偿义务人不能提交治疗不必要或不合理的证据,则应视为受害人的治疗合理且必要。另一种意见认为,法院应主动进行审查。虽然治疗是否必要及合理的举证责任由赔偿义务人承担,但法官仍可依据收款凭证及病历、诊断证明对治疗的必要性及合理性进行判断,以实现实质公正。依该种意见,李甲、李乙虽未提交相应的证据,法院也应判断医疗心脏病、糖尿病等疾病的费用是否合理且必要。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第一,法官应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主动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第二,证明治疗不合理或不必要取证困难。由于医疗的特殊性,医疗机构不会以不合理或不必要拒绝治疗。医疗具有专业性,受害者所受伤害及医疗过程不可重复,其他医疗机构没有参与治疗,也不易判断某病人是否符合就治条件。另外,医疗机构一般会对病人的病历保密,其他人往往没有查阅病历的机会。其次,法律没有规定治疗合理性与必要性的范围。除非受害人未对症下药,赔偿义务人列举的证据难以推翻受害人提交的证据。第三,法院主动审查有利于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因由赔偿义务人对受害人治疗的必要性及合理性进行举证,往往造成举证不能,甚至引发受害人在治疗时恶意扩大开支,赔偿义务人又无能力来对此进行反驳。恶意扩大开支的情况不予制裁,不仅使赔偿义务人蒙受经济损失、浪费社会资源,也不能给予公民处理相关纠纷时一个正确的导向,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结合本案,被告方虽未提交王某治疗必要性和合理性的证据,但结合王某就诊医生的意见,为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糖尿病所支出的费用与打架致伤无关,属于不必要且不合理费用,应从合理损失中扣除。


 
    上一篇:快递员与快递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下一篇:结婚买房,房本上的名字怎么写最靠谱? 来看法官怎么说

 · 范茂胜等61名失信被执行人 [12084]
 · 不确定性鉴定结论的非正常因 [5848]
 · 宝应法院2015年下半年第 [4962]
 · 杨瑞清与路军民间借贷纠纷案 [4348]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宝应县人民法院 2012-2013

地址: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安民路5号     邮编:225800 苏ICP备12035155号-1
电话:0514-88875885